相关文章

无人货架洗牌:传七只考拉裁员90% 仅留物流仓储部门

  1月16日下午,有知情人士向界面创业记者爆料称,无人货架品牌七只考拉大裁员90%以上,并表示无人货架基本项目不做了。

  随后的几个小时,社交平台脉脉上也有人匿名发布相关信息,“七只考拉出事了,开始大裁员了。”还有人在评论中回复道,“可靠,业务解散,运营开一半。”

  界面创业记者在得到消息后,立即向七只考拉创始人文朝晖发微信求证,但截至发稿前,暂未得到任何回复。记者随后又向其市场部门负责人询问此事,对方回答道,“我也不方便回应,目前一切以老板回复为准吧。”

  在没有宣布破产的前提下,裁员90%、搁置无人货架项目、保留仓储和物流部门,凭借无人货架起家的七只考拉下一步何去何从?

  如果该消息属实,继果小美与番茄便利合并、猩便利裁员、领蛙被收购后,无人货架行业又添一件大事记。

  七只考拉成立于2017年2月,在4月获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,随后在9月获得5000万元A轮融资,由执一资本领投、经纬创投跟投。

  这个团队的基因简单而言就是“互联网+零售”。

  创始人文朝晖毕业于大学,学习的是有关图像识别的计算机课程,曾经在负责过基础服务中的云储存,后来参与创业,担任“回家吃饭”的联合创始人兼CTO。

  联合创始人长江在中供待了七年,担任过去哪儿华南大区的总监。另一位负责运营的联合创始人BEN,做过UBER的城市负责人。其他主要员工大都来自便利蜂、7-11、邻家等耳熟能详的零售企业。

  事实上,这家公司在两个半月前刚刚宣布实现区域性盈利。

  “目前我们在北京已经有比较明显的领先优势,已经入驻3000多个公司,摆放了近5000个货架。并且截止这个月我们已经率先有一部分区域实现了盈利,在望京区域。”文朝晖在10月末的媒体沟通会上告诉记者。

  当时的他们似乎找到了新方向,发布了新产品“考拉盒子”——一款新的基于微信云服务的智能终端设备。用户通过微信扫码,开门后直接拿走想要的商品,关上门系统就会自动完成结算。整个过程花费大概就3-5秒时间。

  七只考拉原本计划凭借“考拉盒子”走出封闭的办公室场景,切入高校、公寓、写字楼电梯间、住宅小区等半封闭和开放区域。

  开拓新的消费场景目的在于,七只考拉想做一个完整精致的供应链。“只是做企业的封闭区域就很难,整个供应链的效果很难提升。在企业的开放区域、在社区、在学校,这个区域的密度足够高,能够很好地支持供应链的建设、配送、运货,仓库的效率才会越高。”文朝晖在当时表示。

  新产品发布后,“考拉盒子”一代进入到市场,开始校验自己的存活能力。技术团队同时也在研发二代产品,那是一个是基于AI图像识别+重力感应的一整套完整解决方案,并且打算把6000元到7000元的单台机器成本降低到3000元。

  计划看上去完美无缺,但现实是,七只考拉在完全实现这些愿景之前,很可能已经遭遇了生存的考验。

  记得媒体沟通会那天有记者询问文朝晖,你都是如何说服投资人的?文朝晖笑了笑,很自信地回答说:“基本上不是我们说服的,都是他们(主动)给我们的。”